花见酒

呵。

哈哈哈哈政哥哥最大敌人杀虫剂

好有道理无以言对啊哈哈哈呵呵呵

官方是真的666

四叶:

真的官方婚礼来了啊???一开始我就是随口说一下“啊好像铺满玫瑰花的婚礼红毯啊”,结果放大一看真是就是玫瑰花,花瓣轮廓都画出来了??????埃毒girl含笑九泉了我???









——下面是引用群友的话,已经得到她允许了—






别人眼里它是可怕的满嘴獠牙口水的怪物


但我会像拥抱我的新娘一样在铺满玫瑰花的红毯上张开双手接受它


【在你们眼里那是一条通向可怕深渊的没有尽头的路】


【但我从来都是义无反顾地走下去的】







来,埃毒男孩女孩们,一起放声哭吧

哈哈哈哈哈哈你说的真是太特么有道理了啊哈哈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

抽不到旧剑之后的碎碎念

礼装go你真的是够了……

怎么可以怎么非……

看来今年水逆不是我的错觉咯?过年到现在就出了一个武藏和小恩……武藏还是我哥帮忙抽的,小恩是上次BX男性卡池出的。

四星的好像都没出过啥……emmm我记得是飞哥和……红A?是的没错然后就……

没有然后了。

允悲_(:з」∠)_

最后我决定明天吃两个蛋糕冷静下。

沉船。。。
这池子怕不是根本没有旧剑。。。
.
.
哇QAQ

凉凉……
.
.
还有最后十连……
笑不出来QAQ

……不愧礼装go之称
旧剑请务必要来呜呜呜(┯_┯)
还有两次十连的石头
.
.
跪求旧剑玄学QAQ

为什么!!!!
为什么!!!!
我要小祖宗不要江雪小公举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此人已疯
.
.
.
为了小乌丸入坑的我……@QAQ

[Fate]双生

理想乡:

emmm两个月前写的旧剑呆毛双生梗,亲情向,BUG超多。


例行一句:


荣誉属于原著,OOC属于我。


x




[一]




我们彼此互为半身,从未远离,是世界上最亲近的人。




“阿尔托利斯!”




远远的便传来了明朗澄澈的声音,当事人顿时暗呼不妙,左右环顾着寻找什么,试图将狼狈的自己隐藏。




“凯哥说你受伤了?”女孩匆匆忙忙的跑过走廊,非常生气的推开房门,“你打不过怎么不叫上我!”




同样的金发碧眸,相似的面部轮廓。




只需一眼,便可以断定他们是亲人,任谁也无法坦言说出这二人没有血缘关系的假设来。




男孩看到她这样快的闯进来,顿时一呆,保持着别扭的姿势站在原地,暗怪兄长真是个大嘴巴,明明都交代过他保密,不要跟阿尔托莉雅说了。




“不准在心里面说凯哥的坏话!”女孩只盯了他一眼就知道他在想什么,顿时又好气又好笑,“你到现在还想继续瞒着我啊?”看到兄弟身上的伤口,她的表情心疼又担忧,心中暗暗有些懊恼:“是我看着他端着药品,才逼问他的。”




“你是笨蛋吗?我怎么可能会让可爱的妹妹掺合进来啊。”




听到她说的这番话,他的脸上蓦地一派柔和。




“受伤的人没有资格说我!”




“……我可是哥哥啊,理应保护你。我的妹妹就是要快快乐乐的生活下去啊。”




没有必要去沾染血腥,触碰重责。




阿尔托利斯非常温柔又亲昵的揉了揉妹妹的额发,却只得到了她一记红着眼圈的眼刀。




“哇,好受伤。”




“谁让你自己去打架不带上我。”




阿尔托莉雅严厉的斥责了他一番,沉默的给他处理伤口,包扎起来。




有着这样不靠谱的兄弟,她必须尽快强大,去保护他。




“没事的,没事的。”




阿尔托利斯温柔的拥抱住她,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声音和煦又清朗:“不要太过担心我,我就在你面前……我们阿尔托莉雅真是世界上最好的姑娘。”




“就算你奉承我,我也不会轻易原谅你的!”




阿尔托莉雅这样咕哝着,气势汹汹的举起手来,轻轻的落在他的背上。




所有的低落和担忧都在此刻化为烟云,随风而去。




“哎呀,感谢您包容我的任性,骑士大人。”




女孩轻轻捶了他一下,目光之中流露出柔软的神色,脸上又重新泛起来轻松活泼的笑。




“我们不是兄妹吗……从出生开始就一直没有分开过,之后也不会的。”




她笃定的说。




没有人是在孤身奋战,你的背后有我,我的身后有你。




[二]




“我来拔这柄剑。”




“不,我来拔!”




兄妹二人互相瞪视了一眼,毫不退让。




身后的魔术师状似苦恼的揉了揉眉心,他已经无数次的见证了结局。




“梅林已经将那个未来说的很清楚了,所以,我来拔它。”




不能让自己的妹妹独自承担起那样的重任,她应该自由自在的生活下去。无论是在乡野上奔跑,还是在人群里玩耍,她都要作为一个普通的少女去拥抱人生。




赌上尊严去战斗,舍弃掉自己这种事,阿尔托利斯一个人去做就可以了。




“我不会害怕它的到来。”




毫不意外的听到了这个回答,他只得叹了口气,“……可是我怕的就是你这一点啊,阿尔托莉雅。”




阿尔托利斯的手已经握住了剑柄,阿尔托莉雅再顾不得跟他争执什么,见状也立刻把手放了上去,同时狠狠地瞪着他。




明白了她的决心,他无奈的笑了起来。




“真是败给你了……”




兄妹二人对视一眼,同时了解到彼此的想法,于是相视而笑,就此握紧了对方的手,一鼓作气的拔出那柄选王之剑!




显现于人前的圣剑既华贵又威严,在阳光下折射出美丽的流光。




举起那柄剑的两只手没有一丝颤抖。




“……阿尔托利斯!”




故意将圣剑往自己这边偏移,果然,妹妹的声音立刻响了起来。




“啊呀,还是在这样矮呢,阿尔托莉雅。”




俯视着身形娇小的少女,他心情很好的笑着说。




“……你又仗着身高乱来!”




明明是双生子,结果眼前这个人简直是个叛徒。与兄弟相比,短胳膊短腿的阿尔托莉雅悲伤的眼泪都要掉下来。




绝不能认输。




生气。




“你怎么越来越暴力了?还我的小天使妹妹啊!”




“那还真是抱歉,谁让你一副欠打的模样。”




走上这条路,是二人共同的选择。




兄妹两人都明白,背负起国家,绝不会有错。




他们是这个世界上最接近彼此的人,有谁能够亲手磨灭这份牵绊。不过是共享王座而已,如果做出了错误的决断,只要有对方在,就一定还能有缓和的机会。




“亚瑟王”的时间就此定格。




[三]




“我去战场杀敌,你坐镇后方支援我。”




“不行。”




“为什么不行?你才是不要任性。”




“哪有让自己的妹妹赶去前线,自己在后方躲清闲的道理,那我不是太无能了吗?”




堪称恶劣的伸出爪子捏了捏对方的脸颊,果不其然,立刻被揍。




阿尔托利斯也不怎么在意。




气息凛然的少女皱着眉盯了他一眼,她的脸庞与少年轮廓鲜明的容貌相比,实在太过秀丽,然而以少女的身份而言,又显得格外英气。




兄妹二人的眼中倒映着彼此。




共享“亚瑟”之名的二人坦然地迎接了那个命运,但他们之间其实不止一次的爆发过激烈的争吵,可是他们太过了解彼此,并且拥有着同一个理想。




想要这个国家变得更好的目标绝不会是虚假,尽管达成那结果的方式不太一样,但是出发点都是一样的,所以才能在每次争执过后,都可以再次面向对方微笑。




心中的想法,只有彼此能够理解。




同样的金发碧瞳,同色的白银铠甲,大不列颠空前绝后的双王,就这样活跃在战场。




赤龙后裔总是绚烂夺目的。




无论是阿尔托利斯还是阿尔托莉雅,都是如此。




“只要得到那把剑,就会被人们憎恨,走向凄惨的死亡。”那个时候,梅林确实那么说了。“奇迹是需要代价的。作为交换的,应该就是你最重要的事物吧。”




那就让时间来见证一切吧。




作为双生子出生,他们彼此互为半身,一起相伴长大,共享王座,共同执政,治理国家。




无论失去谁都不行。




[四]




魔法少女☆梅林提议说亚瑟王需要王后,阿尔托莉雅下意识的反应就是:“都是亚瑟王,那个未来王后要嫁给我们之中的谁啊!”


  


  二人不约而同的将目光投向了阿尔托利斯,并且有志一同的发话:“就决定是你了!”


  


  被这样的神来之笔搞得糟心不已,阿尔托利斯嘴角抽了抽,断然拒绝。


  


  “不,我拒绝。”


  


  “可是不结婚的话,亚瑟王的名誉会受损哦。”


  


  “没有必要。”阿尔托利斯无奈的揉了揉额头,“我不需要妻子,更不需要孩子。”


  


  “既然这样,那也好办。”魔术师也不客气,直接祸水东引:“阿尔托莉雅需要王夫。”


  


  “……!?”


  


  在发觉梅林已经开始认真考虑自己随口说出的结论究竟有几分可能性时,阿尔托莉雅冒出了满头问号。




阿尔托利斯报以微笑,他的妹妹连忙一把拦住他:“冷静啊!你看清楚这可是梅林!”


  


  “难道你忘记了这个人的所作所为了吗!总是恶趣味的捉弄你的人是谁啊?我要烧了这个人的胡子!”


  


  阿尔托莉雅被他提醒了,顿时有点迟疑。




  “趁机报复的小子,不知好歹的丫头。”


  


  梅林好不容易抢救出了自己的胡子,装模作样的咳嗽了两声,一副“哎呀小题大做”的口吻:“不列颠需要继承人。”


  


  “那就从摩根或者摩高斯她们二人中的后代选一个继任者就好了啊!”阿尔托利斯瞪了他一眼:“这你总没有意见了吧?”


  


[五]




“你们的圣剑已经折断了——”




“对,只剩下剑鞘了。”




“……你看起来一点都没有放在心上。”




石中剑作为武器的精度并不能算作上乘,又代表着王权,是用来培育王的东西。也就是因为拔出了它,亚瑟王兄妹二人背负起责任,并且必须去承受相应的诅咒。




“剑鞘那种东西给阿尔托莉雅就好啦,让她跟我背负起相同的命运,已经是身为兄长的无能了。”




他说的那样理所当然,像是天经地义一般,温柔的不可思议。




“那个笨蛋……我们是一体的,不光她想保护我,我也想保护好她呀。”




不列颠的未来已经被交付到二人手中,他要完成他的承诺,尽到他应尽的责任。




与对方共度的每一段时光,都是彼此心中最珍贵的宝物,都将留存心中。




他们一起奋斗,将异族驱逐出去,将希望带来不列颠。




哪怕城内外会传来不同的声音,哪怕最后会被背叛,被质疑,但是兄妹二人已经约定好了,要高贵的走完一生。




希望大不列颠最终能够平静地睡去,作为神代的心脏终结掉生命,民众们都能够理解这样的情况,于是笑着互相告别。




如此一来,就可以安心啦。